kiyoha

捏个脸
p7是m1老师@PSR0531+21 的酿总freak延伸设定
被小恶魔和小狐狸环绕我社保【。

社保了

sygpb:

明天下午后又能认真画图了,最近赶作业期间都没时间画,把空闲时间戳的一些苹果备忘录发出来哈哈哈

❗️p3p4狐狸水门战损

飞咣:

零散地吹一吹水门的好。

想到哪儿写到哪儿,下回继续吹。

 

1.

无限月读中,水门与年幼的佐助第一次见面,蹲下身与他视线平视,含笑道: “如果你愿意的话,可以和我家鸣人做朋友么?”他的前提是“如果你愿意”——首先尊重的就是佐助个人的意愿,丝毫没有大人的傲慢和威压。

而富岳则居高临下,自行其是地代为回答:“要说当朋友,不如让我家佐助当你家儿子的竞争对手。”

遭到富岳冷脸拒绝后,水门有个微妙的表情。眉眼微低,乍看似落寞苦涩的受伤之色,细察又仿佛容让体谅的睿智,竟衬得富岳桑的冷硬也有些勉强了。

  

2.

他大概是整部动漫里最尊重女性的角色了。

玖辛奈初进教室就因红发遭到同学嬉笑指点,只有他无动于衷。

却在玖辛奈发誓成为火影(玖辛奈的誓词是“成为村里第一个女火影”,有明确的要求女性政治权利的自觉,而且她还是异乡人,搁现在就是新移民女性竞选总统……),震得一干人目瞪口呆时,是他站起来声援她,”我也想成为被大家认可的火影。” 一个也字消除了她的孤立,他说时笑眼弯弯,郑重其事地握拳于胸。

 

玖辛奈事后曾说那时的自己认为“他是个像女孩子一样又不靠谱的人,不可能成为火影。”

 

当鸣人听说玖辛奈曾被恶毒的男孩们包围嘲笑时(典型的校园霸凌),理所当然地兴奋推测“我知道了!是爸爸阻止了欺负人的家伙,保护了妈妈。”——英雄救美总是喜闻乐见的桥段,男人保护女人向来天经地义。事实上,玖辛奈自己打遍全班无敌手。

而笑眯眯注视玖辛奈暴揍男生的水门,被烈女怒喝一声“有什么好笑的“,吓得刘海都飞了,惊慌地急转头,又战战兢兢偷眼张望。

玖辛奈曾对始终旁观的水门发威:“你也因我是外乡人才不帮我么?“直到她被云忍绑架,他寻踪而来断然出手相救。玖辛奈问:“你平时明明不肯帮我。”他答:“因为我明白,你很强大,无论是力量还是心灵。”——我是因为这句话才一下真情实感爱上他的。他不会大男子主义地自以为对你好继而横加干涉,而是尊重和信赖你的个人能力,又投以关注和保驾护航,温柔而坚定地把控着边界。

 

(我现在还想哭因为流浪忍太太把她写的四玖文删了)

 

 

3.

《忍路》相册里,一家三口合影。水门宛如贤妻良母般抱着宝宝,而玖辛奈神采飞扬地倾身比耶,犹是无忌少女。而其他照片里,水门娴熟地为鸣人换着纸尿裤被玖辛奈偷拍时,浮起羞涩的红云,惊慌的偷瞥还和小时候一样。

 

4.

抢铃铛时水门非常照顾同学的自尊心,会根据学生进度调整难度。在三个东扑西腾的小动物间,水门老师乐在其中游刃有余地周旋避让,小动物死活近不了身。后来你卡当老师,学生来一个踹一个,来一双踹一对,能踹飞绝不轻易挪窝【。

 

 


Nebula-517:

竟忘了发这个
大概有些惊悚向
(如果手机看灯一直没亮,那一定是这灯真的坏了……)

我又来啦!!!

燃向甜向虐向沙雕向痴汉向一应俱全!

剪了将近半个月,我变秃了也变强了

观众老爷们看得开心up主就很满足啦!

不管剪什么都要带一波崩崩崩,我是真爱没错了www

bgm出处在视频最后

cp开头有标,严禁ky拆逆!杠精黑子走好不送!

有什么意见或建议可以私信我

如果看得开心欢迎硬币收藏点赞评论弹幕关注推荐!

  • 摸鱼产物

  • 音源来自家有儿女第一季1,2集

  • cp开头明写,勿刷拆逆

  • ky杠精退散

  • 如果看得开心的话欢迎投币弹幕收藏点赞评论关注喔!

【辰仁/彦正】红白玫瑰

jm们,本萌新up主剪了个辰仁/彦正的红白玫瑰,有一点点辰仁的肉,和一点点毕丁,需要了解一下吗
http://www.bilibili.com/video/av22684153

手机走评论

丁泽仁你你你你你你你你你你你你你你你你你你你你挂在小花身上干啥呢!
搞呕使我心情起伏翻飞!!!!
给一鞭子来一颗糖的吗???!!!!
好了知道你们是真爱了!
辰仁之美🔒了!!!

晚安

真好

雪拥蓝关:

        毕雯珺从未想过,丁泽仁可以是这样的。
       
        最开始丁泽仁来到乐华的时候,毕雯珺以为他是严肃高冷的。后来慢慢相处,才发现这个弟弟正直得可爱,面对夸奖时会害羞地低头。
        “直男”这两个字,好像就是对丁泽仁全部的概括了。
        因此看到24K舞台的时候,毕雯珺有些吃惊,随后又不动声色地掩盖下去。
       他从未想过,丁泽仁可以是性感的,甚至带着欲望的。
        当“直男”的定义被打破的时候,可能性仿佛就无限增大了。


        “哇……泽仁真的,看不出来啊。”
        身边有人惊叹道。毕雯珺不知怎么有些不舒服,皱了皱眉。


        原来人真的可以有不同的面孔。
        刚从朱正廷宿舍洗完澡回来的丁泽仁穿着万年灰条纹衬衫,扣子老老实实扣到最上面一颗,半湿的头发柔顺地搭着,小小的脸被浴室的高温蒸得有些发红。
        一点也不像舞台上那个性感的男孩。
        “雯珺哥?怎么了?”
        丁泽仁擦头发的动作顿了顿,有些疑惑地看过来。
        毕雯珺这才反应过来,一边暗想自己是怎么了,一边装作收拾床铺:“没什么,就是想问你东西都收拾好了没。”
        说完以后毕雯珺才突然意识到,丁泽仁明天就要离开了,至少有一段时间不能再见面。今晚他一直被心头莫名的烦躁纠缠,却差点忘了这件事。
        “都收拾好了,不用担心。”丁泽仁笑了笑,随即又想起了什么,“哦对了,明天的早餐还没买,得去全时一趟。”
        说着他放下毛巾,随便套了件外套就要出门。毕雯珺紧了紧拳头,还是叫住了他。
        “等等,我和你一起去吧。”
       
        三月的廊坊天气有些微凉,夜风吹过时还能嗅到一丝凛冽的气息。毕雯珺敛了敛衣领,眼神不自觉地飘向身边的人。弟弟尖尖的下巴埋在外套帽子边一圈的绒毛里,无端生出几分柔软的味道。
        什,什么柔软,这可是超正直的弟弟啊。毕雯珺赶忙收回目光,今晚第无数次想要敲自己的脑袋。
        这样下去可不行啊。
        因为那些说不得的小心思,毕雯珺没再说话,两人间的气氛显得有些安静。在昏黄的路灯下又走了一会,丁泽仁却主动开起了口。
        “咱们乐华line就剩你们几个了,雯珺哥你可要加油啊。”丁泽仁的声音在衣服的掩盖下有些闷闷的,却带着一股笑意,“要是可以九人出道,那就是国内yoyo球爱豆第一人了。”
        毕雯珺没有吭声。
        说实话,走到今天这一步,他也非常感谢全民制作人的支持,如果可以九人出道,那也是无上的荣耀。但是不知为什么,一想到那时身边站着的人不再是现在这个人,就怎么也高兴不起来。
       大概是习惯了吧。
       给自己找好了理由,毕雯珺才发现气氛变得有些奇怪。可能是因为他的不回应,丁泽仁看起来有些尴尬,也不再说什么了。这份尴尬其实并不陌生,丁泽仁刚加入乐华的时候,他们之间也经常弥漫着这样的氛围。
       每次毕雯珺想主动找丁泽仁说话,后者都会眼神闪躲着逃开。偶尔对上视线,就会发现小孩仿佛是盯着他看了一会,被发现了以后急急忙忙地转开脸,耳尖以肉眼可见的速度红了起来。
       开始的时候毕雯珺也是不解的,好在后来相处时间变长,丁泽仁终于能和他好好说话了。现在看来,这尴尬的气氛又回来了。
       “走到这里其实已经很好了。”毕雯珺忙补救道,“我不想太多。像我之前说的,你要在练习室里等我回去啊,可不准偷懒。”
       丁泽仁被他逗笑了,双眼弯弯,好看极了。


       毕雯珺又有些发愣了。还没等他理清楚自己的想法,前方微微亮起的手机灯光让他猛然停住脚步,随即拉住丁泽仁的手快速往旁边一闪。
       丁泽仁还没回过神来,自己已经被拉到了围墙边,因为惯性一头扎在了毕雯珺的怀里。突然的黑暗让他下意识抓紧了毕雯珺的衣服,鼻尖充斥的都是熟悉的草木香气。
       噗通,噗通。
       心跳声无法克制地越来越大,丁泽仁谨慎地清了清嗓子,小声问道:“雯珺哥,怎,怎么了?”
       毕雯珺摸摸鼻子,有点心虚地回答:“前面有手机光,估计是潜伏的粉丝吧,我怕她们看见了不好解释。”
       “哦……等等,雯珺哥,去全时有什么不好解释的?”丁泽仁有点纳闷,偷偷在心里补了一句——现在这样要是被看见了,才解释不清楚吧。
       话虽这么说,他还是小心翼翼地将毕雯珺的衣服抓得更紧了一点,嘴角控制不住地上扬了一些。
       “咳,那什么,”毕雯珺感觉到怀里人的动作,心里变得有些柔软起来,“今晚不知道怎么的,脑子有点晕,不太好使了。”
       “啊,脑子晕?是不是感冒了?”丁泽仁立刻紧张起来,右手不由分说地探上毕雯珺的额头,正面反面都摸了几次才放下心来,“没事啊……雯珺哥你怎么了?要是不舒服的话,我们先回宿舍吧?”
       毕雯珺再次沉默了。只是这次沉默,是因为心底升起的酸酸涩涩的情绪。如果回想从前的话,就会发现,丁泽仁一直都对自己很关心。练习的时候会给他带晚饭,换季的时候也会提醒他多穿衣服。之前有一次他不小心感冒,正好碰上宿舍里药都吃完了,小孩二话不说就出门去药店给他买药了。那个时候,正是夜里十二点。
       丁泽仁这么大大咧咧的人,怎么一到了他的事情上,就这么细心呢?
       这些无微不至的关心,怎么从前就没有发现呢?
       “……我没事,泽仁。”毕雯珺稳了稳情绪,把小孩的手拿下来,握在手里。借着月光,他看到丁泽仁的脸上闪过一丝不自然,耳尖似乎又红了起来。
       这份感情,为什么到今天,他才感觉到呢?
       被毕雯珺直勾勾的眼神盯了半天,丁泽仁终于扛不住收回手,试图从身前人的怀里撤出来:“我们还是先回去吧,太晚了,明天早餐我随便吃点就行了……”
       丁泽仁还没站稳,下一秒腰上一紧,再次跌入满是草木气息的怀抱里。心脏疯狂地跳动起来,丁泽仁睁大了眼,只觉得着腰间的那双手臂越来越紧,而他也在这怀抱里越陷越深。
       “泽仁。”
       他听到毕雯珺在耳边呢喃,感受着毕雯珺的下巴在他毛茸茸的头发上轻蹭,带着无法言说的亲近和溺爱。
       “一定要等我回去。”


       幻想变成现实,就像是过了一个世纪那么久,又好像只花了一分钟。
       有风吹过,身旁的树叶飒飒作响。
       丁泽仁慢慢闭上眼,垂在身侧的手动了动,终于还是缓缓抱住了毕雯珺。
       他的声音在初春的夜里轻柔的不可思议。
       “嗯。”
      
       “不就是出去买了个东西吗,怎么两个人回来都变得怪怪的。”
       黄新淳表示有点看不懂。
       回宿舍以后,毕雯珺和丁泽仁之间好像谁也不敢看谁了,一旦对上视线,双方都飞快地撇开眼神,咳嗽两声各自去收拾东西。
       “睡觉了睡觉了,明天还要早起呢。”
       灯熄了,丁泽仁躺在床上,指尖仿佛还残留着拥抱的触感。他拿起被子使劲蒙住头,强迫自己不要再想刚才发生的一切,脑子渐渐清醒之际,又听到毕雯珺从卫生间里出来的声音。
       脚步声渐渐近了,一阵窸窣声后,有人勾了勾他还露在被子外面的小拇指。
       “晚安。”
      丁泽仁偷偷红了脸,在心里说:
      晚安。

【红海行动/后勤组】 下一站 再见

我爆哭

doublefafa:

这是一篇在接连听到两位至亲好友的分手消息和一位前辈自杀后写的




全篇有点跳跃,每节都可以当做独立篇……的吧




主琛羽 我大后勤,微宏锐、顺星




献给小天使的迟到生日文和……文




心情不太好,看完有打扰的地方,我先赔罪


 








  








1.


人们总说时间是最好的良药,随着时间的推移,一切都不再如最初那么刻骨铭心、伤心欲绝,听见这话的陆琛深深地鄙视了说这话的人。




明明离那天已经过去了5年零4个月11天,怎么还是记得这么清楚,无数个夜晚在床上辗转反侧,左膀的疼痛感加上脑海里不停地反复播着庄羽的死状、庄羽的葬礼、庄羽父母的哭声,还有锁在柜子里未送出的项链,一对项链,简单的翅膀形状,一人一边。






2.


这些画面一遍又一遍的折磨着陆琛,爬起来吞两颗药昏昏沉沉的闭上了眼,有时候早上起床还以为自己没睡觉。挂着两个大大的黑眼圈顶着一头鸡窝似的头发,穿着不知什么时候洗的衣服,挤上人山人海的公交车。




纵使陆琛的杨过模样也没有人给他让一条路,好几次徐宏叫他干脆买辆电动车上班,省时省力还不挤,陆琛都是笑笑摇头拒绝。




他怎会不知道骑车比挤公交舒服,只是想用另一种方式来证明自己还活着而已罢了,活的很好很随意很满足。






3.


蛟龙一队的队友们有转业有退伍,各人各色,活的潇洒。杨锐去了青岛海军基地做司令员,徐宏和陆琛转去公安一个做排爆,一个转而做起法医,顾顺和罗星去了南京特种部队做教官,李懂成为湖南特警大队主狙手,佟莉选择退伍开了自己的健身房,好不自由。




要是庄羽和张天德也在,会干什么呢?




陆琛有时候会因为庄羽早早地退出自己的世界而生闷气,晚上洗碗时会把庄羽的专属咖啡杯偷偷藏起来,幻想着庄羽如果发现他的杯子不见肯定会找自己,到时候打电话来,再告诉他藏匿地方,陆大夫很欠揍的笑弯了眼。




可是直到手机撑到没电自动关机也没有响起庄羽的专属铃声。






4.


陆琛坐在客厅沙发上擦拭着义肢,取下义肢后的左臂有点发红,今天的工作量有点大一不小心就忘记休息,回家取下才知道原来超负荷运转的后果有点严重,看来明天不能连续使用了。




陆琛擦干净义肢才想起桌子上的1000块拼图还没完成,将将拼完的一个小角和堆在一起的拼图片比起来,显得沧海一粟,专注的拼着拼图时钟指针从8指向9,陆琛抬头转了转颈椎,从高度专注中突然放松导致精神有那么一瞬间的混乱。




“庄羽,倒杯水给我”




一室寂静 




瞬间清醒自嘲般笑出了声,笑弯了腰笑出了泪,这算什么,只有自己还记着他,吃饭想,睡觉想,没事就想,这算什么!!




他不记得他,他却不能忘记他。




陆琛赌气般的把拼图推到地上,拼好的一大块拼图在空中翻过来落在脚边,是像猫一样的上翘嘴角。






5.


陆琛作为原蛟龙的医疗兵,当然知道PTSD,彼时还有个庄羽做依靠,现在这个依靠却成了起源,日子要过,水还会流,地球还会转,谁也不会因为谁的不存在而停止生活。




从瓶子里倒出几粒药和着水一起吞下,转身进入卫生间,放出凉水的管子在水压的作用下发出滋滋声。




站在冰冷的水柱下,隔着水雾看见庄羽在镜子前刷牙,突然一个掉头朝着他做个鬼脸。




陆琛想伸手拉他,没想到浴缸底面太滑一下子翻了出去,龇着牙吸了半天的气,才缓缓转身坐了起来,朝着刚刚庄羽站的位置伸出手




“小羽,拉哥哥一把”




若隐若现的庄羽一直笑着,没关紧的窗户吹来一阵风,随着水雾散开。




还保持着伸手姿势的陆琛晃了晃脑袋,撑着浴缸的边慢慢站起来,擦干头发,抹着庄羽喜欢的面霜一步一拐的走回房间。






6.


徐宏发现最近陆琛越来越不对劲,以前说一遍就能明白的事情现在要重复几遍才能听清,而且太沉迷工作,别人听见加班至少还皱个眉,他倒好面无表情还略带喜色。




徐宏想不明白干脆也不想直接发微信给杨锐,他们这帮小子最听的还是队长说的话




“陆琛最近状态越来越不好了,你给说说”


“遵命,你呢”


“说陆琛呢,你扯我干嘛”


“关心队员是一回事,关心自家人怎么就不行了”


“行行行,等你过来,看我怎么收拾你”


“悉听宏便”


“不跟你皮了,我这有事了啊,你想吃什么发给我,我给你做”


“行,你忙去吧,我这也有急事要处理”


“注意身体!”


“知道知道”




放下手机的徐宏随着支队长一起出了个现场,是个自制炸药的绑||架案件,性质恶劣,刻不容缓。有时候徐宏很不能理解,明明生活在一个和平的国家,有人为了这个和平付出了年轻的生命,而这些被保护的人怎么不懂得感恩和知足。




坐在车上的徐宏点了一支烟,思绪随着烟气远去,猩红色烟头一闪一灭的似是说不清道不明的怪感,5年了,佟莉都走了出来勇敢接受了新生活,陆琛呢?他不敢想也不敢问。吐出的浊气又被大力吸了进去。






7.


陆琛觉得今天特别好,阳光好,空气好,心情好,什么都好,择日不如撞日去了趟菜场,买了好多新鲜的蔬菜和肉,绿油油的蔬菜在红色肉类的映衬下显得更加水灵新鲜。




顺手还买了一束花,向日葵+香槟玫瑰+黄金球+巧克力玫瑰+尤加利叶,真的是束朝气蓬勃的花,为了光明的未来和现在的美好时光。




陆琛的厨艺不差,煎炸烹煮,完全超过了一个人的食量,喜滋滋的吃完饭吞了几片药洗好碗还抽空磨了杯咖啡,庄羽最喜欢的牌子illy,加入热水顿时香气四溢,换了套衣服,收拾收拾发型,陆琛捧起桌上的花束拎了个袋子把饭菜咖啡什么的一起打包带出门。




找到庄羽的墓碑,陆琛拿出布仔细地擦拭着庄羽的脸,白白净净的多好看多年轻,把花放在一旁再把带来的饭菜一个一个的拿出来,全是庄羽爱吃的。




“其实今天菜场最新鲜的是虾和鱼,可是你说天天在海上漂看的最多的就是鱼”


“快尝尝我烧的占肉圆,特地在汤里放了把笋子,可鲜了”




起身 


陆琛点了一支烟,没放进嘴里就只是用手指夹着,烟气随风离去,穿越树枝,穿越云层,穿越阴阳两界。




看着眼前抚摸花瓣的庄羽,陆琛不敢出声,就想这样一直静静地看着,看到地老天荒,




隔着烟雾陆琛想起当年躺在羊圈里的庄羽




一个人,两支断指,三头羊,四个kbfz, 构成陆琛今生都不能忘记的场面




至死都不忘连上信号器,明明是队里最小的孩子,早上还和大家一起打打闹闹偷糖,现在怎么就没心跳了呢。




坐在副队身边的陆琛没有哭,只是不停的摸着庄羽的断指,徐宏已经打好一肚子的安慰草稿到庄羽下葬都没有机会说出来,因为陆琛很正常,正常的不像个正常人一样正常的过着部队生活。






8.


陆琛知道自己很难过,庄羽可以说是自己一手带大的孩子,初入队时因为性格和气场原因庄羽喜欢窝在离陆琛不远的地方修机器、编程序顺便偷看小军医的侧脸。




彼时白白净净的脸庞还带着婴儿肥,说起话来奶声奶气的笑起来憨憨的对谁都是一副人畜无害的样子,为此杨队操碎了心就怕舰上的女性对庄羽进行言语?上的调戏。


 


庄羽还是个孩子啊,你们都不放过他!


来自杨队的消音呐喊,一旁的副队看着自家队长日渐缩小的眼睛,一双大眼流露出不满,当机立断拎起庄羽后领扔向陆琛,一个措手不及陆琛把庄羽抱了个满怀,看着庄羽羞红的脸蛋微热的触感触动了陆琛心中最柔软的一片肉。




那个时候才知道,原来爱情的到来真是不可预测,女友的分手宣言和对家里狗狗的担心都不敌庄羽的一个笑。




爱上一个人很简单 忘记一个人却很难






9.


陆琛收拾着庄羽为数不多的遗物,一本日记和一箱修理工具,还有一张全家福照片。




朴素的遗物交给庄羽的父母后,陆琛随队回了基地,失去一个膀子的军医坐在平时负重越野的必经山坡上,看着太阳一点一点下沉,拿出的香烟一口没抽只是放在鼻子下闻着烟草味。




回过神的陆琛看见太阳已经快到地平线上随时会落下,赶紧掉头喊庄羽




“小羽,你看太阳要没。。有。。。。。了”




看着空无一人的身边,鼻子忍不住泛了酸,眼泪也随之而来。在舰上庄羽最喜欢的时光是晚饭前和陆琛两个人偷偷地跑去舰尾看日落 接吻,海鸟见证他们的爱情,太阳给了他们时间,黑夜提供了幕布,现在什么都没有了。




陆琛把唯一的右手食指圈起送进嘴里,死死地咬住,眼泪顺着脸颊不停的落下,打湿了海军服前襟,憋了多天的泪闸终于打开,伤心的蔓藤紧紧缠住陆琛的内心,疼的直打颤。陆琛死死咬住食指,不愿发出一点哭声,哪怕尝到铁锈味也不愿松口,这一次太阳给了他时间,黑夜提供了幕布。




 


10.


清明时节雨纷纷 路上行人欲断魂




天空开始飘起了细雨,将陆琛的幻想打破,庄羽的身影还是消失了,随着雨滴落在陆琛的嘴上,汇聚成水滴顺着下颚流向陆琛的胸口。




“小羽,下次再来看你”


 收拾好东西站起身的陆琛眼前一黑,赶紧扶住一旁的松树才稳住身形,冒雨离去。




正是下班高峰,陆琛打不到车干脆放弃这个念头沿着路边走。潮湿的路面和密集的细雨让陆琛缩在自己的精神世界里听不见任何声音。




瞬间倒地的疼痛感拉回了思绪,头部涌出的鲜血流进眼睛,想说话的欲望使得陆琛吐出更多的鲜血“拼图还没有完成,必须回去”这个念头从陆琛脑海中拂过,挣扎着要起身的陆琛被周围的群众和赶来的120医生按住,不断发出呜呜声,随着警笛声音的响起,陆琛跌坐在救护车担架上吐出憋在胸中的一口血,随即昏迷进入沉睡状态。






11.


“你好,我是新来的通讯兵庄羽”


“啊~你好,我是医疗兵陆琛”


“那我可以喊你陆哥嘛”


“当然可以”




“小羽,想不想看日落?”


“想啊,不过可以么?会不会被发现啊?”


“当然可以,去不去吧你就说”


“去去去”




“小羽,退役后想干嘛”


“啊?不知道诶,暂时没有想过,陆哥你呢”


“我?我想……做你的老公”


“!!”


“你呢”


“我想做陆哥的老公公!!哈哈哈”




“小羽!”


“小羽!”


“小羽,你肯定没事的,一定没事的”


“陆琛……”李懂在一旁阻止


“不要妨碍我!我要赶紧给庄羽止血”陆琛抽回唯一的右手


“陆琛!庄羽已经没有心跳了”队长低沉的嗓音在后面响起


“……”陆琛停止了抢救动作,跪在尸体旁




12.


三天后的灵堂里,聚集着蛟龙一队的队员。顾顺一改之前的嚣张样温顺地扶着罗星在一旁缓慢坐下,努力做完复健爬起来的罗星站久了腰以下还是会失去知觉,徐宏跟着杨锐在陆琛和庄羽的父母旁边进行葬礼的打点,不时给自家队长喂点葡萄糖水,佟莉站在陆琛的遗像前摸着一旁的鲜花,眼眶红红的,李懂呆站在门口机械的给前来的人们发白花。




最终骨灰埋在庄羽的旁边,双方父母说,儿子生前不能做的事死后怎么着也要满足他,生前保护国家死后父母保护。




临走时,陆琛妈妈给了徐宏一把钥匙,说是可以的话,去陆琛的住处替她看看。徐宏接过钥匙向憔悴的陆妈妈告别后就驱车来了陆琛的房子,房间收拾的井井有条,唯一的装饰品就是靠着墙摆放的半张拼图,一张陆琛和庄羽的合照,没有拼完。餐桌上放着一张贺卡和小半瓶药,徐宏走上前打开贺卡,上面写着“庄羽,生日快乐,迟到的礼物”还有个丑丑的爱心。




呵,一份没有送出的礼物,徐宏带着遗憾走出陆琛的房子。






13.


人生只是一瞬间的事。对于经常参与@战#争¥救人的陆琛来说,生命的意义没有人比他更了解,所以他不能接受庄羽的离开,他怕自己过上好日子,娶妻生子,会渐渐遗忘那个年轻的生命。




他不知道什么事爱情,只知道今天是我们分开的第1996天,五年多的时间里,我没有爱过谁,我的手在离开你之后没有被谁牵过,我的嘴在你离开之后也没有被谁亲过,闭上眼睛,我还能感受到你的手你的唇,就离开那么一会儿,我以为我一睁开眼睛,我一叫你,你就回来了。①




陆琛日记:如果人生是一站一站不知道起点和终点的旅程话,那么庄羽,我们缺失的1996天,让我在下一站还给你好嘛?








----------------------end---------------------








①:来自王家卫导演的台词,这里进行了修改






最后,不管生活有多苦,工作有多累,身边一定有爱着你的人在默默支持你守护着你




谢谢观看


  以上